jeemP酱

samo:

在偷看我吗 】眼神都是爱心的形状   |ω・)

【康纳x你】和康纳的第二次接吻

(づ ̄³ ̄)づ

魔法眷:

你对于和康纳的上一次接吻很不满意。

康纳总是一本正经地说一些不适时宜的话,让你觉得一点情趣都没有。

“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正儿八经的吻吗?”
你看着他衣着整齐、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二分之一的地方,双手规矩地放在大腿上,就像一个刚入学的听话的一年级小学生。
当然,如果没有你的命令,他可能根本不会坐到你的旁边。

“Madam,事实上我是一名警用型仿生人,如果你需要更多的关爱,可以考虑购买一台伴侣型仿生人。”
他的头向你偏转45度,棕褐色的眼中波澜不惊,声音也一如平时,仿佛正在给你一个中肯的建议。

是的,他完美地履行了作为一名仿生人的职责。
Damn it!可你才不需要这些该死的建议。
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吻,这个木讷的仿生人就不能动动他的脑子吗?

“康纳,这是命令。”你学着他,用没有感情的平淡声音说,“吻我。”

无需对机器人做出请求,因为他们只会听从命令。

你还是发现了他脑侧闪烁了一秒的黄色光圈,然后迅速地恢复为平静的蓝色。

他站起身来,转向你的方向,走到你所坐位置的正前方,然后稍微屈膝以贴近你的面部。

这还不够。

他把你推倒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两只手穿过你的脖颈,撑在靠背上,将你固定在他为你制造的狭小的空间里,鼻尖亲昵地触碰你的肩胛骨处的头发,似乎是在你发间呼吸。


“你需要清洗你的头发了。”他轻声在你的耳畔说。

“What?”你一下子从暧昧的气氛中清醒过来,本能地想推开他,却被他大力无穷地按了回去。

“康纳,有人告诉过你什么是ky吗?”你不满地看向他。

他没有理睬你,继而将他的手插入你的发间。

你的第一个想法是:你的脑袋在这个仿生人的手里。
你的第二个想法是:这个仿生人刚刚嫌弃你的头发脏。

然后他吻了你。

他的模拟皮肤使他的嘴唇变得柔软,湿润而温暖,从唇间摩擦到微微吮吸,再到他逼真的像人类一样的舌头伸入你的口腔,触碰到你发烫的舌尖。
你突然感觉到从舌尖传来的触电般的感觉,电流通过你的血液和神经输送到四肢末端,使你忍不住颤抖。

“康纳,你是不是漏电了。”你感觉自己的眼神都变得迷离起来。

“我的系统告诉我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只是几秒钟的说话空隙,让他看起来十分留念你的唇齿。

他更加深入了。

灵巧的舌尖扫过你敏感的口腔上颚,游走在你的牙龈间,和你的小舌厮磨,轻咬你的唇瓣。
你猜他可能扫描过你的敏感点。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做对了吗?”他清澈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你,像一只想要得到赞赏的小狗。

“你做的很好。”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有点怀疑这个仿生人对你施了什么魅惑咒语。

你说:“我可以要更多吗?”


机器人不听从请求。

但这次似乎不需要命令。



点我也没车















http://aithusacctea.lofter.com/post/1d5adbf2_ee87c3d8


⬆️这是第一次亲亲💋
成年人不开车。
谢谢支持。
写这个都能让我羞耻感爆棚,不敢看第二次了……开车这种事就交给老司机太太们吧

(T_T)

巴别塔上的鸟:

康纳酱的各种死相 坏掉的康纳酱也好可爱啊qaq

senayuki:

 入坑几个星期这个整天怼人的野男人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


ටᆼට⋆

阿津:

2月的签到卡,朋友一句“这么大的毛衣看着就像女主送的”于是画了这样的漫画

绮罗筵:

噫,参加一个舞会折个口袋巾也要用rose fold,就图三那种,这么drama的就算了吧还偏偏选那种内敛的深蓝色。这个男人,啧啧啧。老李果然不仅有品味,还特别闷骚


-----今天写文时候突然想到的,我真的是很致力于吹老李的格调了,那些玩梗的老是写他毒舌到不顾场合乱喷的,他怕是理都不会理


ps: 欣赏美色的时候又发现一点,补充一下,看到领带上那个白色珍珠没有,这个男人居然还带领针,话说老李和女主挑个舞行头好全但是意外的一点也不骚也不繁复,果然是好好打扮了(另外这个男人是真的会打扮)

逍遥宅品:

怼怼裸的那面画好了⁄(⁄ ⁄•⁄ω⁄•⁄ ⁄)⁄

之前已经下单的我们会尽快发货的哦~实在抱歉,为了防止盗图,不能发给大家高清大图,还请谅解哦~抱枕制作是用高清大图做的,这个可以放心~之后可能会出床单被罩枕套这种哦~不知道大家比较喜欢哪种配色的床单被罩呢?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s.w14497348-17044477153.1.30640af8kOvApK&id=563746873508


秦明和糖堆都吃了不会开锁🔓的亏啊 😂哈哈哈哈哈哈

〖爱酱生快〗晴雨(堀川×审神者♀/From Quicksand)

po主写堀川的太棒

Cloudsky_Rinco:

我是那个乙女心在DOKI×2で壊れそう1000%LOVE!HEY!!的女汉子【。

依然是苏堀川的,给同样沦陷在堀川沼并同样是忠诚BG党党员的小伙伴爱酱的生贺w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哦对还有这回是完结的了请放心食用,嗯【。

※CP是堀川×爱酱

※OOC语死早词不达意逻辑不通很短很渣,嗯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盘在河堤旁边的长长的坡道,面向阳光的那一面已经长满了青草。你双手平举在身体两侧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蹭,尽力保持着平衡,但是还是很快就又一次「呃啊啊啊啊啊——」,掉进青草堆里摔了一身的草叶。

「哈哈——」你听见少年丝毫没有掩饰的明朗笑声,「主将又摔下来了啊。」「要你管……」你拍掉头发上粘着的草碎瞪他一眼,少年的面容大多模糊在黄昏过于温柔的阳光里,只能看得清嘴角的弧度。

「抱歉抱歉……」他用丝毫没有抱歉意味的语气说着,伸手要拉你起来。你当然也不可能会真生他的气,便把手递了过去。在两人双手交握的一刹那,突然有一滴水打在你的手背,你抬起头一看,毫无征兆的雨下了起来。

「啊,这可难办了……昨天刚洗的兼桑的羽织还没收呢。」少年伸手接了一滴雨水,好像很困扰。你斜瞅了他一眼,又是兼桑兼桑的,但你却不吃醋了,因为你十分清楚,现在他是你一个人的。

「不快点回去是不行的呢…」他脱了外套撑在头顶,然后转向你,「来吧,主将。」你钻进他的臂弯之内,两个人飞快的跑了起来。小小的一件外套抵挡不了多少雨水,很快你们就浑身湿透了,雨水打在脸上有点刺刺的痒,可你依然笑得非常开心。抬起头,你看见天边快要掉进远方山沟里的太阳,剩余的光芒依然能够把整片天空的云染上橘色。

嗯……这应该可以算晴雨了吧,虽然太阳快要下山了。

「小爱。」他突然唤了你的名字,而不是主将。你转过头去,本来已经落幕的阳光突然变强,白晃晃的一片逐渐吞噬了你的视野,周围的景色仿佛被雨水晕开的水墨画一样化成大片大片的色块。你尽力睁大眼睛,却看不到他渐渐模糊的脸,他就在你的身边,你伸出手却只摸到冰冷的空气。

「生日快乐。」他溶解在那一片炫目的光芒中,你所停留的原地只剩下无尽的空白。

「……」猛地醒过来,你躺在自己的床上,闹钟的电子显示屏上的时间是4月21日6:29,大概还有一分钟闹铃就要响起来。窗外似乎已经是明晃晃的了,春天的天总是亮的要早一点。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的,是和梦里完全不同的代表着活力,开始,与真实,的早晨的阳光。

你取消了今天的闹钟,木然的换下睡衣套上校服刷牙洗脸梳头发,你还在想着梦里那家伙的事,这不是你第一次做关于他的梦了。你觉得他不应该只是一个梦境,他应该是真实存在,或存在过于你生命当中的人。但那会是谁呢?你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姓名,年龄,兴趣爱好,甚至连样貌都不清楚,在梦里你从未看清过他的脸,梦醒以后当然会更加模糊,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看到的人影。

你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他,你也无法求助于任何人。父母老师大概会告诉你那只是你做的一个梦,闺蜜损友会戳着你的额头调侃你思春期想交男朋友。在你的身边,没有人跟你有相同的经历,也没有人会像你一样把他当作一件事。

「我出发了。」把半瓶牛奶装进书包里,你向父母道别。

「嗯,路上小心。」母亲从厨房走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递给你一些钱,「顺便去蛋糕店订个蛋糕吧。」

「诶?」

「诶什么诶!」母亲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啊。」对啊,4月21日嘛。你想起了昨天所作的梦境,那大概是第一次,他对你用那样温柔的声音说话。

『生日快乐。』



「蛋糕?」

「对,我们那边过生日的时候都吃这个,」你想了想,比划着跟他描述,「就是圆的…呃,大部分都是圆的,貌似是鸡蛋和牛奶的混合液烤出来的,然后会加上奶油和水果做装饰,甜甜的很好吃,但吃多了会腻的食物。最开始是从欧洲传过来的。」

「欧洲?那些高个子金头发白皮肤的人发明的?」他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那我可能…跟着土方先生看见过一次,但是没有吃过。不知道烛台切桑会不会做。」

「烛台麻麻肯定不会做啦!」你笑他,「烛台切比你们年龄大多了他会见过欧洲人?」

「也对啊。」他笑笑。然后听你继续跟他讲蛋糕的事,特别是抹茶慕斯蛋糕,甜而不腻还带有些许和风的味道,你非常喜欢。

「抹茶吗?那应该是我们自己改良过的蛋糕了吧,兼桑应该会很好奇,」他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些许向往的表情,「我也有点兴趣,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尝尝看啊。」

「小姐?选好了吗?」你猛地一眨眼,店员小姐看起来像是已经在你身边站了好一会了,你连忙说了声抱歉,并指着冰柜角落里的抹茶慕斯蛋糕说,就这个吧。

店里的灯光白亮的光线照出你反射在冰柜玻璃上的影像,瞳孔里是一片茫然,你想你可能还没有睡醒。



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啊。拜托了,请告诉我吧。

他总能给你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依恋感,微笑的样子让你心安。他十分可靠,不管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但偶尔也会露出一点点孩子气的可爱的一面。你确定你一定是曾经见过他的,不然你不会对他生出这样强烈的情感,但是后来呢?在你们相遇之后呢?他带走你们之间所有珍贵的回忆,又去了哪里?

「我吗?哈哈,明明对刀来说只是不久前的事情,却像是过了很久一样呢。确实过去我是代替兼桑被带离了那个人身边,但这并没有什么好感到难过或是担心的。为主人做出牺牲,这是身为刀剑从出生起就背负的使命也是命运,不论结局是被收藏、被破坏、成为观赏品、或是只在历史上留下传说,只要是为了主人,完成了使命,便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PS:↑此段来自和堀川小天使的语C对话的内容,当时感觉心被狠狠地戳了一下……顺便安利一下堀川君的中之人,真的超可爱又认真的啊啊啊啊萌死了////////【你)

代替兼桑被带离那个人身边……

扑通。

水花四溅,你看到一把暗红色刀鞘的肋差被扔进海里,深色的下绪摇出飘渺的弧度,然后,换成那个少年,闭上双眼,似乎带着有点遗憾但却安心的笑容,渐渐向黑暗的海底沉去。

「不要!」你对着街对面的建筑物大喊了出来,前来悼念的旅人纷纷用有些责怪的眼神看你一眼。哦,你应该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正路过土方岁三纪念馆,门前贴出的展板表示现在正在公开展览他生前用过的两把刀。你看着其中较短的一把,暗红色的刀鞘,深色的下绪,就是刚刚你幻境里沉入海底的肋差。

「堀川……国广……」你轻轻的念出展示海报上标注的名字,然后胸口一阵钝痛。



你想你终于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了。

记忆的长河从遥远的某一点流过来逐渐淹没了你。堀川国广,他是愿意把外套脱给你正风挡雨的人,是你愿意和他一起去吃抹茶慕斯蛋糕的人,是你为他过去的经历狠狠心疼的人,是整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最爱的人,也是你再也不可能见到的人。

一滴冰冷的雨水滴下来砸在你的鼻尖,那天远方的山沟换成了城市高楼大厦建筑物之间的空隙,太阳即将坠落,暮色渲染天空,又是一场晴雨,你想你真的无法控制想要哭的冲动了。于是你蹲下来抱住膝盖狠狠的哭出了声,身边不停有行人匆匆走过的脚步,雨水打湿了你的全身,而你却再也没有和那天一样被淋成落汤鸡还能十分幸福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少了一件愿意给你遮风挡雨的外套吧,你想,还有就是少了一个愿意脱外套给你遮风挡雨的人。

这么想着,忽然有一件东西落在了你的头上,你抓起来一看,是一件风衣外套。

……不会吧。不可能的。

「果然我不在,主将就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抬头一看,穿着现代衣物的堀川国广蹲在你的面前,前额的发丝滴着雨水,蓝色的瞳孔里全是你的身影,「所以我来了。」

「小爱。」

你被过大的惊喜吓住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着你呆呆的模样,和那天一样毫不掩饰的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将你耳边湿润的碎发别到耳后,指腹上常年握刀结成的茧触碰到你的耳朵。然后他凑到你的耳边,用和那天一样的温柔语气,轻轻的对你说——

「生日快乐。」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暮色最后的光热透过云层散下来,路边的水洼里,满溢而出的是反着暖意的波光。

END

总体上来说就是堀川来到现代找妹子的故事,如果觉得读起来似乎前后有点不连贯很正常,因为我中间一不小心把写文时听的音乐换成了甩葱歌【。

……真的蛋糕那段配甩葱歌魔性带感,我已经在数学作业前把腹肌笑痛【你

这里的堀川基本是按照前几天堀川语C企划里的太刀堀川来写的,比肋差的堀川稍稍成熟冷静一点,男友力极高////////想了想毕竟都到现代来了肯定是经历过什么,就把性格弄得成熟了一些。

但以上说辞均不可掩盖我OOC的本质QAQ

最后作为一个甘党请务必让我安利一下抹茶慕斯有多么好吃【。

以及最后的最后,爱酱生日快乐!!

谢谢点进来并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鞠躬)

〖周练二期〗思念起你的这一天(堀川×审神者♀/From Quicksand)

堀川好苏 很喜欢他(*/ω\*)

Cloudsky_Rinco:

我想大概看标题的格式和堀川审神这个CP就应该知道我是某只乙女心的女汉子了【。

这篇是刚产出就能称之为黑历史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我公开立了个flag应该都被弃掉了,食用前请真的,认认真真的三思一下,没错真的要思考三次【】

依然是推酱写手群里的小练笔作业,这次的主题是第一人称+关键词句,我选择的三个关键词是「五月」「星期天」「忘不了」

……然后如果我说很虐很虐很虐你们信吗……?

◎乙女向,堀川×审神者♀,审神者视角的第一人称
◎赶出来的产物,很短很渣,OOC似乎比上几次好一点……吧?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审神者是《夜樱》那篇里的早川凛,被炉酱是小伙伴橙花花家的萝莉审神者,男票是虎徹二小姐
◎大概是很虐很虐……你们信吗…………?

>>>思念起你的这一天

若不是被炉酱来看我的时候拿了一袋苹果,我想我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想起他。

毕竟审神者的工作还算是有点忙的,锻刀,出征,手入,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看似千篇一律,其实并没有很无聊。我忙着每天去面对各种各样新鲜的事情,不可能有什么时间用来胡思乱想,即使有,也不一定会想起他,在被炉酱把苹果拿来之前的那些时间都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今天应该是代表休息的星期天,不过在本丸所处的这个时空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但我今天依然决定放下所有工作把它们堆到后面去。人多多少少总会有这样的时候吧,明明知道有任务却什么也不想干,原因不明,今天我把它归结为五月病,已经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了。

五月应该属于梅雨季节吧,昨晚又下了一场不小的雨,从开着的窗户外面透进来的空气带着十足潮湿的味道。愉快的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随手丢下笔,桌子上摊成一团杂乱无比的纸张和书架上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文件似乎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没办法,我讨厌整理打扫一类的工作,必须要做的话也是他帮我做的。

实际上虽然没有他的东西,这间屋子里却处处都能看到他的痕迹,且不说这些理好的文件和收拾整齐的其他物品,床头柜上摆着的吃剩下半罐的金平糖是和他一起去万屋买来的,刚刚写字用过的墨缸也都是他帮我涮,很细心的头朝下插好的小刀他平常会用来削苹果给我吃,还有被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的废纸,是我在生他气的时候一气之下写了好几遍「堀川去死」的纸张,虽然我当时是这么写了,但请相信我从来没有真的这么想过。

从来没有。

而如今他不在了,这个满是他痕迹的房间就变的碍眼起来,怎么待怎么不舒服。我趴在房间正中央待客用的矮桌上,被夏天的温度热的心烦意乱,按理说昨天刚下过的雨应该很凉快才对。嗯……的确是很凉快,我摸了摸身下的矮桌和榻榻米,掌心接触到的都是一片舒适的凉意,但我现在却觉得很热,热的想要立刻冲出去对着天空大喊,或者哭一场。

走廊里响起了急促却很轻的脚步声还有某人轻喊着「慢点跑」的声音,很快房间的纸门便被拉开了,我从桌子上爬起来,黑发的小姑娘已经跑进来自己拿了坐垫坐下,门口她的近侍刀蜂须贺虎徹冲我点了点头,并体贴的为我们关上了门。

「被炉酱来啦?」我的声音听上去显得有气无力。

「嗯,我来看凛姐姐。」小姑娘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睁着如红宝石一般透亮的眼睛开始四处打量我的房间,双马尾辫跟着一晃一晃的,那模样甚是可爱,即使是现在貌似陷入低沉情绪的我都忍不住想要好好抱抱她。

「你没有吃饭。」她突然转过来看着我十分认真的说,应该是看到了我桌子上一口没动的饭团,光忠先生特意煮的粥也凉了,表面接了一层厚厚的,看上去十分浑浊的粥皮。

「啊……我没有胃口。」我答道,的确是最近差不多都不怎么想吃东西,甚至连甜品都不想碰。

「那可不行!」小姑娘把轻微婴儿肥的小脸一板,「不可以不好好吃饭,会垮掉的。」

「我知道啦……」小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心疼别人了,真好。我抬手揉揉她的黑发。

「要是凛姐姐实在不想吃的话就吃个苹果吧,」被炉酱想了一会儿从自己拿来的袋子里翻出一个苹果,「至少可以补充维生素。」

……啊,苹果啊,我盯着她小手捧着的红彤彤的果实,我本来不是很爱吃苹果的。最终还是他说服了我每天吃一个苹果说是对身体好什么的,因为我不爱吃蔬菜。每天日光把朱红的窗框染黄的时候,他都会很正经的跪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削苹果,一长条薄薄的苹果皮从来不会断开。

马上我就意识到我在做一件很愚蠢的事,我竟然在想他,什么鬼,这说的好像他是我多特别的人一样。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我的近侍刀而已,就算他已经不在了,我也可以习惯的。

「好啊,谢谢你呢。」我站起来接过被炉酱手里的果实拿了那把被小心插好的小刀,洗一洗削掉果皮,我想动作看起来一定很笨拙。我的家政能力几乎为零,被他平常这样娇惯就更加废柴了。好好的一个苹果被我削的整个小了一圈,坑坑洼洼像是月球的表面,垃圾桶里的是红色的果皮带着一小块果肉成片的掉落,逐渐掩盖了那团发泄用却让我后悔不已的废纸。

「……凛姐姐,很不擅长家政呢。」被炉酱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被我削的惨不忍睹的苹果,选了一个最和善的说法。其实何止是不擅长,应该说完全不会才比较贴切。

「肯定都是堀川君全部替你做了的缘故吧。」小姑娘笑了笑,「堀川君真是很娇惯凛姐姐呢。」

「…是啊」真的是很娇惯,家事全部都替我做,偶尔的撒娇和乱发脾气也都能包容。

「堀川君对凛姐姐真是好呢。」

「……是啊…」真的太好了。

所以只要他不在了,我就会乱掉。因为平常不管弄的多么糟糕,他都会帮我收拾的很漂亮。如今他不在了,我就变的狼狈不堪,就像现在拿着已经开始氧化的苹果,汁水风干在我指尖变得黏黏糊糊,都没有办法擦眼泪了一样。

……我竟然哭了,这又是什么鬼,原来我有这么脆弱吗。

「……凛姐姐?!」被炉酱赶紧跑过来,用小手替我抹去脸上的泪水,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是没用到家了,还不如小孩子冷静成熟。

「为什么哭了呢?」是啊,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明明想要去帮助他,想要去对他好,却总是反过来被他帮助,被他娇惯着,越来越变本加厉,甚至有时候对他耍小性子发脾气。总是用着这种不得要领的方式,其实只是想要被他更加在乎而已,因为我,可能,只是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的,只是一点点,才没有很喜欢……才没有。

「被炉酱…我……我好像…有点想他……」我哭的抽抽嗒嗒地说。

「那就等他回来啊,谁叫凛姐姐一时冲动把他派去了两个月的远征……话说堀川君才刚走两个星期吧?!」

「可是……他走之前我还冲他发脾气……」

「我想他会理解你是因为姨妈痛……而且他没有介意啊,不是还给你写信寄回来了礼物吗?」

「然后还有……我讨厌这样总是冲他无理取闹的自己……」

「那就等他回来好好的道个歉吧,然后可以慢慢来嘛,」被炉酱看着我,灿烂的一笑,「凛姐姐一定要把心中的想法好好说出来才能传达到啊。」

……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小孩子是天使了,简直要被萌化了好吗。我抱住被炉酱狠狠的揉了揉她那头柔顺的黑发,「谢谢啦。」真是不能小看小孩子呢。

我会努力好好的去传达的,这些天一直盘旋在脑中却又不停被我否定的思念。

一直以来对不起,一直以来谢谢你,还有……我真的很想你以及我真的很喜欢你……大概?

不,最后两句一定是不需要的。

……大概吧?

END


……所以我在前面说的真的很虐很虐的有人信了吗?【坏笑

我是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写碎刀梗的更何况是我的心头肉堀川小天使ww一生挚爱甜食的我ww

其实吧这篇挺OOC的,不过OOC的不止是堀川,更是我女儿凛酱……

……说好的吐槽役坚强女汉子呢?!怎么突然变成娇羞系傲娇废柴了啊!!这简直是给别人扣凛酱的帽子啊好么!!

……亲妈亲手NTR自己女儿……我已经不指望她明天给我过母亲节了【什么鬼】算啦这篇只是让她OOC成一个傲娇系的堀川迷妹,反正我就是想被堀川各种宠////////【打滚

以及这个逗比向的结尾也是……好好好我会去吃药的请不要把我绑进神经病院因为根本治不好orz【手动再见

总而言之我也不太清楚这篇到底是什么鬼了【扶额】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你,谢谢wwwwww